iSunTV 陽光網視 部落格

iSunTV 陽光網視

1974年,鄧小平首次在聯大演說中提及中國和平崛起這一概念,稱中國“至少二十年不打仗”。在30年後的哈佛演講台上,大陸領導人正式提出對外政策中要“堅持貫徹和平崛起路線”。 “和平崛起”,在大陸的百科詞典中對這一詞的解釋是這樣的:在經濟全球化迅猛發展的時代條件下,中國不會也不需要通過挑戰現存的國際秩序(指發起戰爭),更不會也不需要采用爭霸或損害別國利益的方式來實現自己的戰略目標。 那麼中國想通過非戰爭的方式崛起,可能性有幾成呢? 想探究中國的過去與將來,我們不妨先看看其他的後起大國*都是怎樣崛起的。

就在幾天前的9月27日,一則新聞報導了港珠澳大橋主體橋段通車的消息。 好多人看到這個新聞的第一反應是,哇塞,如此壯觀,一定要去這橋上兜兜風,你帶著錢,我帶著你,騎上自行車,領略這從未見過的海上世界。好吧,就依你,那怎麽去呢?首先得去珠海,珠海怎麽去?我也不知道,走深中通道或者深茂鐵路(不好意思,都沒建好)! 不管了,車到山前必有路,先假設我們到了珠海,第二天準備上橋,才知道要辦港澳簽證,好吧,先回家辦好港澳簽證再上橋,對不起,自行車先扣下來,沒有自行車道。那就自己開車,也可以,先上個粵港兩地牌照,也不貴,大概75萬,還得找中介(所以這橋也不是給香港人民建的,有幾輛香港車有兩地牌照呢),不怕,有錢就是這麽任性,假設75萬牌照弄好了,上路吧,人家香港是左行車道,不知道怎麽開,還得兜回珠海。所以這橋到底是給誰造的,誰來玩,怎麽玩,不知道三地投資方整明白沒有。

2013年初,中國經濟增長減緩,經濟發展動力衰退。與此同時,地方負債現象嚴重;國企不斷靠權力壟斷市場,榨取資源,扭曲價格,依附於國企背後的權貴集團們能量依然強勁。而官僚體系龐大腐敗,使得財政不堪重負。為了政治升遷,他們不惜盲目舉債,浪費資源破壞環境追求經濟指標“高速增長”。“中國模式”失敗在即。 —–《陽光時務週刊》2013年5月16日 總第55期 《陽光時務週刊》曾在幾年前根據中國模式所存在的缺失,做出了以上分析預言。發展至今,雖然在中國,經濟還沒有出現全面“硬著陸”,但也未必是如那些片面為中國經濟唱讚歌的人所承諾那樣。 一位大陸經濟學家也曾從中國經濟繁榮背後出發,做出了一些頗為客觀的剖析,其价值比一味地唱红更值得讓人思索。 以下文章為經濟學家馬光遠所著 1、經濟增長真的是奇跡嗎? 中國經濟的增長故事一直被視為“奇跡”,但事實上,中國過去40年的增長故事和東亞很多快速增長經濟體沒有太大的區別,都是依靠投資和出口。把中國放在東亞快速增長經濟體中,中國不算最成功的。如果按照人均GDP的增長去衡量,韓國、日本和中國臺灣都用了不到30年的時間,就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成為發達經濟體。而中國用了近40年的時間,在人均GDP上取得的成就遠遠落後於韓國、日本等經濟體。這是事實。 而且,中國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仍是一個未知數,中國經濟面臨的挑戰遠遠大於當年日本、韓國等國家。說中國經濟的增長並非是什麽奇跡,就是告訴大家,中國人很聰明,只要學習別人成功的經驗,就一定也能取得成功,但不要認為中國走了一條和別人不一樣的道路。 2、經濟改革並非頂層設計出來的 中國改革進入到了深水區,民眾對改革能否取得實質性進展充滿了焦慮和不安。因為大家深知,中國的前途和命運維系於改革的成敗。每一次改革面臨困境的時候,經濟學家都會鼓吹什麽“頂層設計”。其實了解中國改革歷史的人都知道,中國的改革絕不是“頂層設計”出來的,而是真正一步一步探索出來的。1978年農村改革,是農民冒著殺頭的危險幹出來的,中國的鄉鎮企業,完全就是中國農民創造出來的奇跡。 中國很多成功的改革,都是在實踐證明正確之後,領導中國改革的人物很聰明地加以承認。記住,改革從來都是幹出來的,不是“設計”出來的。小平的“貓論”為什麽偉大,就是小平同誌如此偉大的人物,都很清楚,我們沒有能力設計什麽改革方案,只能順應歷史潮流,順應民間的首創精神。尊重老百姓,這是過去領導人最偉大的地方,也是中國改革最成功的地方。

雖然中國的史書用文字記載下了幾千年的歷史,供後代學習和瞻仰,但真正的圖像史卻是由一名外國人開啟大門。 法國銀行家阿尔伯特·卡恩利用彩色影像技術,希望建立一座“地球彩色影像館”。而中國就是他的其中一個記錄目標。他周遊世界,達成了7.2萬張照片的驚人成績。 大上海   攝影/斯特凡•帕塞 算命先生和理髮師   攝影/斯特凡•帕塞

網上有一個問題:“中國人為什麼不追求民主?” 問題下面有一個高票回答,獲得了三萬四千的支持數,遠遠甩開了其他圖文並茂的答案,也許代表了大多數中國人的觀念。 而這個答案來自一名程序員: 作為一個程序員,我想用一個類比來說明這個問題。 術語簡介: TCP/IP:網絡通訊協議,是Internet最基本的協議,國際互聯網絡的基礎。 IPv4:互聯網協議第四版,第一個被廣泛使用的協議。 IPv6:被稱為下一代互聯網協議,最初想用來代替IPv4。 現在的互聯網架構,是基於TCP/IP協議栈的。在互聯網的黎明時代,設計師們並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用戶。在IPv4中,他們分配四個字節來表達地址,因此一共有4294967296個地址。他們認為這樣就足夠讓每個用戶都有一個獨立的IP地址了。結果他們發現,當互聯網火遍全球後,這個小小的地址池根本不足以承擔所有需求。 後來有個工程專案小組發佈了IPv6,作为IPv4的代替標準在1998年开始運行。雖然那個時候IPv4已經有了新的發展。我們可以看到,在十六年後的今天,IPv4仍然是互聯網的首要協議。

網絡上曾經流傳過這樣一個笑話,在大陸的網民中引發不小關注。   兒子當兵前跟父親的對話。 兒子從小就想參軍,終於有機會了就走到父親跟前說: “我要參軍保衛國家,如果美帝國主義真敢入侵……” “啪”,父親一個耳光扇過來。 父:家人都保不了,還保衛國家?你說說美國人能搶你啥?國家啥東西需要你保衛? 子:我要保衛咱的土地…… 父:嘿嘿,你先說說你哪來的土地?連幾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都買不起,就算買得起也只有70年暫時的使用權,還土地?等你有了土地再去保衛吧! 子:美國想吞並我們… 父:你不是天天想出國嗎?你同學不也是一大堆想出國嗎?吞並了把出國費也省了。

“中國已具備獨立探測火星能力”的消息早在2010年就已登出,然而火星計畫卻因為萤火一號的不幸殞落而中斷。天宮一號的成功,也許預示著中國的火星計劃將被提上日程。 我們暫且不談論技術上的可行性,有網友評估了一下中國成功登陸火星後的“日常景象”,或許從輕鬆一笑中,我們也可以對現實的地球日常作出一些反思。 第一時間被火星新聞社發布,立即在火星上引起巨大反響,所有的火星人都在驚呼:“俺的個娘哎,中國人要來啦。” 火星小販納美哭喪著臉說:“是的,中國人要來了。說實話,我很擔心,我不知道中國會不會向火星派遣城管。” 擁有自己蝸居的火星老漢老納美不無憂慮地對媒體表示:“但願第一批到達火星的不是中國的拆房部隊,我這把老骨頭,實在不想領著兒子玩自焚。” 火星人開始瘋狂搶購各類疫苗,有人甚至把自己孫子,重孫子,重重孫子的疫苗都買好了。他們認為,中國人來了以後,會帶來疫苗短缺問題。與此類似的還有奶粉,玩具,兒童服裝等,凡跟兒童有關的物品基本全部脫銷。 部分火星無業遊民結成團夥,占領了大小城市的全部下水道,開始熱火朝天地熬制地溝油。他們堅信,中國人對火星口味的地溝油是會感興趣的。 對中國人的到來最充滿期待的,當屬火星上的旅遊業,賓館業,餐飲業和娛樂業。他們早就知道,中國人是世界上消費能力最強的人群之一。尤其是娛樂業,已經開始組織服務員學習中國話:“嗨,500塊,有發票!”   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 圖片均來自網絡 更多有趣又時訊的消息,請點擊下方“訂閱”按鈕。